热透新闻

近九旬太婆借出2千万?蹊跷案件背后的猫腻_新闻频道_

发布日期:2020-07-06 17:40   来源:未知   阅读:

一个无固定收入的近九旬老人为何会与两家公司有千万借款纠纷?两家欠钱的公司,一家在广西,一家在重庆,而常年在家带孙辈、很少外出的老人,能与两家公司产生什么关联呢?

今年已86岁高龄的席婆婆,一直没有固定的收入,更不可能借出大额的钱款,但席婆婆却在2018年11月向富顺县人民法院起诉广西某公司民间借贷诉讼。在法院该案中,原、被告双方虽未参加庭审,但双方的诉讼代理人却都到庭,被告方对原告方主张的事实、证据及诉讼请求无一反驳,全部认可。双方在整个诉讼过程中陈述高度一致,法庭上并没有发生唇枪舌剑的激烈交锋。

疑点重重引起检察官怀疑

该案是否涉嫌虚假诉讼?成为自贡市富顺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心头萦绕不去的问题。

2019年5月,席婆婆又向富顺法院起诉重庆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案,两起案件的起诉金额高达2200多万元。富顺法院承办法官发现原告提交的证据有疑点,按照检法协作机制邀请富顺检察院对案件进行会商。富顺检察院指派检察官介入该案,经查,发现该案可能存在虚假诉讼,另一起已被富顺法院审理并执行的席婆婆与广西某公司的民间借贷纠纷也可能涉嫌虚假诉讼,遂对两案一并审查。

富顺检察院检察长召集办案干警专题研究,分析案情,确定了先外后内、先客观后主观调查思路,提出了查清各当事人之间关系,查清借贷资金往来、借贷资金去向,查清案件诉讼执行过程细节的总要求,办案组成员各司其职、分工负责,实现了案件的重大突破。

案件背后有猫腻

经过多方调查得知,向法院提起民间借贷纠纷诉讼的人不是席婆婆,而是其子刘某,而刘某却是广西某公司和重庆某公司的行政管理人员。刘某为拿回工作报酬,同时防止再婚配偶分割这笔财产,伪造了《借款合同》《借条》及《收条》让其母席婆婆签名,通过案外人刘某乙向刘某转款310万元。刘某向席婆婆银行卡转款,席婆婆再向广西某公司指定的收款人李某转款,李某再将此款又转给案外人刘某乙的方式制造交易流水,编造了席婆婆借款给广西某公司310万元的事实,再由席婆婆向法院提起诉讼。当然,这一切的“神操作”,席婆婆是难以完成的,全由儿子刘某“代劳”了。

承办该案的检察官调查发现, 2014年2月,因当时重庆某公司资金链断裂导致经营困难,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某某、经理周某某以重庆某公司名义与刘某签订了《承诺书》,安排刘某处理重庆某公司及其实际出资的包括广西某公司在内的十几家子公司的经营危机及善后工作,约定公司每年支付包干费用70万元。截至2018年2月,公司尚欠刘某的费用310万元。王某某与周某某同意将广西某公司所有的坐落于广西南宁的写字楼房产抵债给刘某。但该房产因广西某公司与当地银行借款纠纷而被当地法院查封,该房产不能直接过户到刘某名下,王某某与周某某以重庆某公司、广西某公司名义与刘某签订了《抵款协议》,约定刘某以借款诉讼的方式实现自己的债权。

虚假诉讼要追责

富顺检察院认为,席婆婆与广西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案已构成虚假诉讼,2019年8月28日,富顺检察院依法向富顺法院发出再审检察建议,富顺法院遂对席婆婆与广西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作出再审判决,判决撤销原一审判决,改判驳回席婆婆诉讼请求。对席婆婆诉重庆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发出虚假诉讼预警,富顺法院也作出判决,驳回席婆婆的诉讼请求;并将刘某等人涉嫌虚假诉讼犯罪线索移送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已对刘某等人涉嫌虚假诉讼罪立案侦查。

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据悉,自贡市检察机关将查处虚假诉讼作为做强民事检察工作的着力点,富顺检察院率先发力,聚焦民间借贷纠纷等虚假诉讼重点领域,开展精准监督,通过加大对虚假诉讼监督的宣传力度、用足用好调查核实权、强化内外联动有效整合监督资源等方式,严厉打击虚假诉讼,维护了司法权威和社会公平正义。

2019年,该案被评为四川省十大典型案例。

来源:陈丽丽 刘莎 四川法治报全媒体记者 郭建民